400-681-0918

站内搜索: 案例 资讯

字号:   

新观点 | 发电行业的数字化猜想

来源:原创 浏览次数: 日期:2018-06-25

    

 

经济发展、能源战略调整及用户需求的多样化,促使政府和能源企业在不断思考能源世界的蓝图,数字技术的发展,则不断改变着能源市场的格局。在这种变迁中,传统电力市场如何面对不断涌入的新型厂商?如何适应用户不断个性化的能源需求?如何在数字时代确立自己的战略定位并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为解答上述问题,环际低碳结合埃森哲亚太资源事业部总裁瓦伦丁˙德˙米格尔(Valentin de Miguel)先生接受《能源评论》的观点,并整理了AVEVA与独立技术行业调查机构Vanson Bourne全面调查的发电行业数字化现状报告,由技术专家Greg Verdino就调查结果分析这一趋势而得出一些结论。

 

 

迎接数字时代

 

《能源评论》:随着数字化和智能化技术的不断进步,我们看到,电力公用事业在发、输、配、用电领域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应该如何看待电力公用事业的总体趋势?

瓦伦丁˙德˙米格尔:电力公共事业的巨变背后是六个重要的驱动因素,除了不断增长的能源消费需求外,还有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数字技术的飞跃、能效革命以及交通电气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这几个方面均处于领先地位,比如全球1/4—1/2以上的可再生能源设备都是在中国生产出来的,中国目前出口的电动汽车超过了美国和欧洲的总和;在能效方面,1990—2015年间,中国的综合能效提升了133%,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一个很高的速度。可以说,如果想要观察电力行业的巨变,最好的见证地就是中国。

《能源评论》:数字技术和智能技术在这个过程中具体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瓦伦丁˙德˙米格尔:可以说,数字技术是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的源泉,一是从用户层面看,借助数字技术,消费者可以活跃在价值链的各个环节,比如点对点业务、现收现付制度,等等;二是从产业层面看,数字技术带来了产业重整,引入了新的参与者,在传统的电力发、输、配、售、调度环节之外,还出现了六类新玩家:交易、表记数据应用、能源服务、能源管理、能源存储和使能技术;三是从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来看,数字技术使得新的储能和送能手段成为可能,带来了纳米电网和微电网的兴起;四是技术进步,数字技术和物联网创造了更加开放的市场,所有这些,都在深刻改变着电力行业的实质面貌。

 

寻找新的增长点

《能源评论》:了解了大的趋势后,让我们来谈一谈挑战。您认为传统电力企业将面临怎样的挑战?

瓦伦丁˙德˙米格尔:首先是传统能源企业将丧失统治地位,新能源开发、分布式新能源发电、配网公司、电力零售公司等将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目前居于垄断地位的传统电力企业和油气企业将被抛在后面。

 

但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投资回报率的下降。无论是北美、欧洲还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传统电力公用事业的收入都在2014年左右进入了下降通道,即“S曲线”的尽头。原因在于能源效率的提升、产销合一者脱网等因素,使得电力销售收入不再具有保障。同时,随着电力的服务属性被不断放大,电力企业的收入将越来越与电量需求脱钩,能源用户在选择电力供应商时,将不仅考虑供电安全和价格,还更关注能源产品和服务是否独特并符合自己的需求。与此同时,一些融合了新能源应用技术和数字化技术的解决方案,为追求个性化的用户提供了很好的体验,这些因素都将进一步加剧传统能源产品和服务收入的下滑。

《能源评论》:也就是说,需求侧的变化会逐渐颠覆传统的盈利模式。那从供给侧来看呢?分布式能源会如何影响电力市场的利益格局?

瓦伦丁˙德˙米格尔:分布式能源一定也会造成传统电力公司收入的下降,但其影响远不止于此,它们将影响产业链的所有环节,而这个变化是由智能化和数字化来驱动的。在传统模式下,大电网只有一个发电中心,通过输电和配电等环节将电力输送到用户,但在数字技术的推动下,我们会看到一些新的趋势,除了传统的大电网之外,我们还将看到纳米电网,即通过智能电表和连接器件将一些局部的用户整合为一个整体;其次是微电网,智能电网技术使得本地配电管理成为可能;最后是超级电网,即国际和洲际的能源互联,将大规模的清洁电力输送到远方。

 

除了分布式能源之外,供给侧的另一变化是新的电力零售商的进入。很多传统的石油、天然气企业都在试图进入电力市场,而这个趋势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电动汽车的发展所推动的。

《能源评论》:面对这些新的竞争者,传统的电力公司有哪些突围之道?

瓦伦丁˙德˙米格尔:以下几个因素至关重要,首先是3D电网的概念,即电力公司要做到脱碳化(decarbonisation)、数字化(digitalisation)和去中心化(decentralisation)。在这方面中国仍走在前列,据《经济学人》报道,2017年中国的电网在脱碳和清洁化方面所获得的收入达到了132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和欧洲的总和。

 

其次是要找到新的收入增长点。电力企业的传统做法是进行重大的同行间并购或者基于当前利率的长期资本投资,但是,能源互联网时代的投资收益已经不再基于拥有的资产价值,为此,企业迫切需要构建传统能力之外的新动能,以加速战略转型,这些新动能包括从被动的产品提供者向主动的“体验缔造者和引领者”转型的能力、全局性思考资产组合并投资于数字化新生产力的能力,等等。

 

未来五年,欧洲公用事业企业获得最多收入的新业务,是针对企业用户的能源管理服务、配网服务、电动汽车充电,紧随其后的是分布式能源发电和储能产品、智能建筑服务。

 

第三个因素来自监管层面。在我们的一项调查中,有70%的被访电力企业认为最大的挑战来自政策或监管层面,尤其在电力市场化改革的初期,政策的改进和激烈的竞争会使传统电力企业的垄断地位受到威胁,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应积极与监管者沟通,并且参与到新标准的制定和执行中去。

 

最后还要考虑的是劳动力的因素,能源互联网时代企业是具有“人性”的,应更多关注领导、员工、合作伙伴等方的价值和发展,而企业运营也应该更专注于竞争曲线、能力曲线和人才曲线。


“对于许多公司来说,数字化本身不是一个切换开关的过程,而是一个持续的数字化未来之旅。”

——Monica Schnitger,Schnitger 公司董事长兼首席分析师

 

 

结论:近50%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是一个正在快速增长的运营重点,另有25%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发展速度较慢但仍值得探索,而30%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时代已经到来。

 

结论:90%的受访者认为工厂数字化是首要或重要工作,22%的受访者认为他是企业的“首要工作”。客户体验数字化的重要性排在第二位(20%),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在财务、采购、工作场所和营销各个领域,数字化都是一个重要的举措。

 

 

 

结论:无论一个企业是领导者、领先者还是落伍者,大多数人都会认同两个关键因素对成功的重要性。十分之九的人表示他们的企业必须改善其数字化愿景,几乎同样多的人同意数字化必须直接作为业务核心。

 

结论:在谈到企业最关注数字化电厂的哪些领域事,超过50%的受访者认为主要关注点是成本管理,另一半则认为是优化流程。接近一半的受访者将安全、运营和产能视为重点。再考虑电力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时,受访者往往将环境法规(50%),能源需求增长(50%)和电网基础设施过时(48%)等外部因素列为首要因数。

 


所属类别: 行业洞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 重庆环际低碳节能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渝ICP备14002861号   中企动力支持 后台管理 友情链接